11.16.2009

176 Gallery:Pete and Repeat

Pete and Repeat 是我最近非常喜歡的展覽之一。當初拿到DM的時候就被藝術家的黃金陣容深深吸引。(包括我很喜歡的John BaldessariPeter CoffinJonathan Monk、當紅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等,這次又認識了一些可愛的藝術家!)Pete and Repeat這次在176 Gallery的展覽圍繞著"Repetition"的主題,將延伸的概念如乏味、懶散甚至是惱怒、惰性等進化到藝術化的崇高表現。

176畫廊本身是個有趣的空間, 他的前身是一個教堂,剛好把不同時代和風格的藝術品做了宛如標點符號的連結。這次展覽的作品包括繪畫、攝影、裝置和錄像,甚至是音樂,如我覺得超級厲害的一個英國年輕藝術家Jack Strange(他今年才25歲!)作品For the Greenman(2008),他就重新剪輯電影“綠巨人浩克“並請音樂家們製作新的原聲帶。策展人Lizzie Neilson表示“音樂是一種無止境的重複(the ultimate in repetition),是這次展覽當中的一個令人著迷的主題。“

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作品Ghost Gu Coming Down the Mountain(2005)模仿了元朝時代的風格製做出九十六個相同中國的陶瓷花瓶,從不同的角度看,花瓶看起來就像沒有裝飾一般。藉由這種重複性以及方格狀的擺設,艾未未意圖傳達機械狀態的複製,以及現代性的次序與傳統形象花瓶的衝突。

Neil Hamon的個人肖相系列Suicide Self-portait(2006)也很有趣,呈現了好幾種死亡和自殺的現場,將藝術家在同時成為拍攝的主題和記錄者。當中也可回憶出許多代表性的畫面,如Henry Wallis的The Death of Chatterton (1856)(查特丹之死)、攝影師Weegee拍攝犯罪現場的真實影像、甚至是希區考克某些電影中的拍攝角度。

另外還有Edgar Leciejewski為了表達物體與影像呈現的直接關係而採用直接使用掃描“蛋“而非攝影的方式作品Sieben Eirt #01-07(2007)Sherrie Levine以新的材質重新製作二十世紀以來最具歷史地位的作品Duchamp的Fountain,使用奢華材質來重新探討這種低成本現成品藝術開端的歷史地位。Alban HajdinajUntitled (Portrait)(2007)則是在肯德雞的紙袋上畫了十四個Colonel Sanders肖相,結合了collage(拼貼)、傳統技法和大量複製品形象的作品。

一旦進入這個複製的遊戲展覽中,節拍、顏色將會成為美妙的節奏並且彼此撞擊,參與者將會驚奇的發現各種回音和形式的呼應。至於展覽的名稱則是來自於Bruce Nauman 1987年的錄像作品Clown Torture,一個失敗的小丑持續的在鏡頭前重複馬戲團的把戲。


Pete and Repeat were sitting on a fence. Pete fell off. Who was left? Repeat.
Pete and Repeat were sitting on a fence. Pete fell off. Who was left? Repeat.

Pete and Repeat: Works from the Zabludowicz Collection is showing at 176 until 13th December 2009.

5 comments:

The romantic query letter and the happy-ever-after said...

Simply beautiful.
All the very best and a happy Monday.

khsun said...

thanks! you too.

李正皓 said...

綠巨人那個我去紐約有看到,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就是有三個螢幕然後配上不同的配樂,挺不賴的~

khsun said...

沒錯就是那個!

jenkins said...

這個好像不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