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09

Nobuyoshi Araki: POLART 6000


今年暑假去東京旅遊的時候碰巧碰到荒木経惟Rat Hole Gallery的拍立得作品POLART 6000系列個展。他曾表示“當你使用拍立得(polaroid)時,無論你拍什麼都會變成一個真正的照片。就算你搞砸了,你還是會得到一張照片。這就是我喜歡它的地方。“(附上展覽影片)

拍立得是一個私密的象徵,這和荒木経惟代表的意向成為一個有趣的對比,女性的身體、情慾、被捆綁的性虐待象徵以及宴會、花、天空等都是它喜歡拍攝的主題。荒木從不喜歡使用數位相機,他用一慣情色語彙形容認為拍完照片之後,刪掉之後再拍太女孩子氣了(sissy),太乾了(dry)。他喜歡傳統相機甚至是拍立得,因為"Photograogy should be wet and slippery.",拍出來的照片應該是溼滑而令人想要觸摸的。

排除掉思考荒木作品碰觸的禁忌話題,不可否認的是他總是在作品中分享某種特殊慾望的隱喻,滲透於這些高度私密性的影像當中。重複性(Repetition)成為荒木的結構當中一個核心,尤其是看似寂寞的城市景象,拍攝的時間和照片名稱都是未知的。

這些影像的強烈力量都來自荒木對事物無法預期的觀察角度,他總是在各個城市和地區移動,找尋那些可以吸引他的素材,例如東京城市的面貌、性和死亡。對他來說,攝影暗喻著佛教哲學的死亡,因為當拍攝當中“自我(ego)“會被被拍攝的主題帶出,攝影的背後總是暗藏著靈魂。

當我們想要將荒木的攝影風格化時會發現很難做的到,因為荒木將自己的攝影經驗當作技巧來使用,他表示自己的眼睛就是相機,他不需要哲學性的描述他的作品,他總是將現實和虛構交疊在影像當中,雖然這對西方人的眼光是很難以理解的,但是他對城市和日本女性的影像的語言已經使他成為日本攝影及美學影像的經典人物之一。

2 comments:

kksabine said...

heh do you know Jeremy Kost? http://jeremykost.com/blog/

he's a polaroid artist from NY and he's famous for shooting photos at the backstage, something like celebrities' catch or drag queen stuff... very interesting.

oh i also want to write an article about polaroid, it's awesome : )

khsun said...

I didn't know him! thx for telling me.
I've been actually writing an essay about photography.
He might be helpful!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article:D

Post a Comment